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《褚起》-七十二章 無衣

褚起
小說推薦褚起褚起
“胜了!蛮子退了……”
“胜了!胜了!”
欢呼声,武器敲击铠甲的交鸣声,胜利的战鼓鸣奏声,这些所有的嘈杂交织在一起,谱写出了一曲凯旋之歌。
东夷族的蛮兵撤回了他们的大营。
永山县西城墙之下,蛮子留下了一百九十八具尸体,以及两座没来得及组装完毕的攻城云梯。
加上攻上城头的蛮兵刀斧手,蛮人此次夜袭,死亡人数共计两百八十三人。
永山卫这边,战死五十三人,重伤三十六人,轻伤十七人。
从双方的战损比来看,这次夜袭永山卫守军胜了。
最让永山卫军卒们兴奋地是,他们竟然杀了两名狼骑的百夫长,并且这二人的身份还是修行者。
两名修行者可以换多少军功?永山卫的军卒没换过,西北边军历来也没这个先例。
因为修行者对于各个国家来说,都是极为稀缺的战略人才,怎么可能派上战场?大褚王国也不是没有修行者从军的先例。
但那些投身行伍的修行者们,要么被委以重任,要么便在类似于禁军之中的金鳞卫,或是大褚国之利器的玄甲重骑内服役。
永山卫这样的小庙,哪里可能会容得下那样的大佛呢?
好吧,谷令君是特例。
“头儿,你竟然是修行者?我还纳闷,普通人怎么可能一招就将俺老庄给灭了,您这可不地道啊!”
庄老六提着水囊来到谷令君身前,一屁股坐下,看着谷令君满脸幽怨。
谷令君呵呵一笑,艰难的转动身体,一把从其手中抢过水囊,狠狠的灌了一口。
“老六,老子就算不是修行者,一个也能打你俩,你信不信?”
“我信……”
庄老六很无奈,他的本意是想说‘我信你个鬼!’
可话到嘴边,愣是没勇气吐出后面的仨字,没办法,这家伙是打心眼里畏惧谷令君。
尤其是经历了谷令君那惨无人道的训练教程之后,这种畏惧已经根深蒂固,怕是这辈子也很难磨灭了。
“贤弟!”
宋江人未至声先到。
刚才城头上的战斗,他这个永山卫大营的都尉没赶上。宋江被谷令君指派到了城门处固防了。
也亏得他没在,否则就刚才的场面,尤其是要让巴图两兄弟看到宋江这条身披金甲的大鱼,没准第一时间就要取了其项上人头。
“贤弟,你的伤势如何?”
宋江满脸焦急的跑到近前,俯身便开始查看谷令君的伤势。
这不是做作,而是真情表露。
倒不是他宋江和谷令君的关系,真的到了亲如兄弟的地步。而是,谷令君对于宋江而言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
别看宋江的官职还要高过谷令君,但是永山卫大营里是人就知道,谷令君才是永山卫的话事人,有这样想法的同样包括宋江自己。
谷令君晃了晃还在阵痛的左臂,对着宋江呵呵一笑。
“哥哥无需担心,我这都是小伤。眼下最重要的,哥哥得赶紧派人出城去烧了那两座云梯,以防明日蛮子利用其攻城才是。”
“我马上派人下去!贤弟今夜且好生将养,值夜交于哥哥我便是。”
恋爱感情论
谷令君闻言便要反驳,却被宋江挥手打断了。
“贤弟,我永山卫全体将士还需要你来居中指挥,哥哥我这点本事,贤弟是知道的。所以贤弟就不要推辞了,让哥哥我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,好歹哥哥我也是这永山卫名义上的都尉不是?”
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,若是谷令君还要推辞,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。
所以,谷令君也只能欣然接受。
一场大战结束,打扫战场往往是让人最揪心的时刻。
看着那一排排自家袍泽弟兄的尸体,被一个个用白布包裹,然后抬走。
永山卫所有老卒的心里,都很不是滋味。半个时辰之前,他们还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。
大家在一起喝酒、骂街、谈论红帐子里面的小娘子那丰满的胸脯。
可现在,很多人已经没了……
和那些刚刚从军的生头不同,老卒们在一起共事多年,浓厚的袍泽之情,或者叫做战友之情,是那些生头们还不能理解的。
在日复一日的枯燥乏味之中,他们这些人吃着一口锅里的饭,睡着一样的床,盖着同样的皮褥子,穿着一模一样的衣裳。
他们平日里一起嬉笑怒骂,战场上同生共死。
谷令君默默的看着这一切,心下哀叹。
悲从心生的谷令君,忽然想起了前世《诗经》之中的那首《秦风.无衣》。
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
他心里默念着这两句诗词,不知不觉间红了双眼。
谷令君忽然起身,快步走至战鼓之前。他的心里憋着一股异样的感觉,有悲壮、有波澜、有豪迈、也有萧瑟。
很复杂,很纠结,很矛盾。
他想发泄,可却又不知道如何发泄,直到他想到了那首《秦风.无衣》。
抓起鼓槌,谷令君噙满泪水的双眼微微闪烁。
良久之后,仿佛是终于回忆起了那首雄壮悲凉的曲调,谷令君手中的鼓槌重重落下。
“咚~咚!”
“与子同袍,王于兴师。”
随着两声战鼓响起,谷令君缓缓唱出了第一句,声音沙哑而厚重,带着无尽的沧桑与悲凉。
周遭的军士都被战鼓之声吸引,将目光投向了谷令君的方向。
沉浸在悲伤之中的谷令君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,他手中的鼓槌再次落下。
“咚~咚!”
“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。”
随着战鼓擂起,越来越多的军士停下了手中的活计,看向了城头,看向了那里正在擂鼓吟唱的谷令君。
音乐是这世间一种奇妙的存在,它能通过音符抒发情感,从而让更多人读懂你想要表达的意思,就比如现在。
《秦风.无衣》这首改编自诗词的歌曲,在谷令君的吟唱之下,得到了永山卫所有守城将士的共鸣。
大家都没听过这首来自于异世界的曲目,却在其中找到了褚人与老秦人的共鸣之处。
或者说,这是一首适合军卒们吟唱的宏大乐章!
与子同袍,王于兴师。
修我戈矛,与子同仇。岂曰无衣!
与子同泽,王于兴师。
修我矛戟,与子偕作。岂曰无衣!
与子同裳,王于兴师。
修我兵甲,与子偕行。岂曰无衣!
曲调悲凉雄壮,歌词通俗易懂,大褚的将士们咀嚼过这首陌生歌曲之后,越发觉得心潮澎湃。
于是很多人开始跟着谷令君的调子一起吟唱。
十个,二十个,一百个,两百个……
直至永山卫所有军卒,开始一同吟唱这首来自于异世界的乐章!
前有老秦人用这首歌来勉励征战沙场的军士,后有异世界的褚人将这首《秦风.无衣》继续传唱开来。
Believe in
与子同袍,岂曰无衣!
谁说我们没有衣服,看吧我们穿着一样的衣服。
我们一起铸造兵器,一起战斗,一起协作,一起生,一起死,一起闯出一片辉煌盛世。
同生共死为兄弟!
听着数千个喉咙喊出的乐章,谷令君再也无法阻挡眼中的泪水,那一颗颗滚烫的泪珠,带着所有的悲壮,滚落至大地之上。
尘归尘,土归土,各位为了守卫大褚土地而牺牲的将士,一路走好!
【文外言】
豪猪本猪是哭着写完这一章的。
目的是为了纪念这首让豪猪每次听完,都会热泪盈眶的悲壮乐章。
豪猪看过《大秦赋》,每次剧中响起这首歌曲之时,豪猪整个人仿佛就进入了一种悲凉且宏大的意境之中。
可惜,豪猪笔力有限,不能更加立体的表达这种情感。
但是豪猪觉得有些东西还是要去尽力表达的,就比如我们生活之中会遇到很多困难,这些困难甚至会将我们的生活打击的体无完肤。
怎么办?
得过且过,放弃自己。
不,豪猪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!
人总会遇到很多困难,日子其实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叠加在一起之后的产物。
老秦人披荆斩棘最终一扫六合统一了中国,不管后世如何评价,他们都是豪猪此生最好的人生导师之一。
本章,名为无衣,致敬《秦风.无衣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