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,神明,救贖者 妖夢使十御-第六百章 大公爵的才華看書

我,神明,救贖者
小說推薦我,神明,救贖者我,神明,救赎者
作为血族真祖麾下排的上号的舔狗,莱因哈特公爵在接到了妮卡的传唤后,自然是快马加鞭的赶来了。
一身猎人打扮的老帅哥,直接踏着风雪,背着一头血还未彻底凉透的小鹿,闯入了自家公爵城堡。
妮卡和爱德华在大厅接见了这位衣服都没换, 身上还带着血腥味的老帅哥,老帅哥先是将小鹿交给仆人,安排了两句后便赶忙觐见。
“殿下,我让后厨安排了鹿血酒,您等会趁热喝。”莱因哈特大公单膝跪地恭敬的朝着妮卡行礼道。
瞧见莱因哈特大公的动作,妮卡翻了翻白眼, 在她这边类似的跪礼早就被废除了,但显然作为“守旧派”的一员, 莱因哈特大公依旧坚持古礼。
不过这次需要的就是这种古老礼仪之类的东西,妮卡只能无奈接受。
毕竟莱因哈特还带了鹿血酒来。
新鲜鹿血配上凡尼亚自酿醇香美酒,两相调合后,在凡尼亚这是所有血族都钟爱的高端饮品。
血族嘛,不喝血还能叫血族么。
鹿血、龟血、龙血,各类血液在凡尼亚的销量不错。
当然最贵的还是人血了,这一点爱德华一开始也膈应了下,但后来经过了解后,爱德华便闭嘴了。
凡尼亚这边对供血的人类那是真的保护的无微不至,下至普通血族、上到公爵在妮卡的命令下,杀人取血的血族,脑袋风干后,现在还摆在凡尼亚罪人庭供人参观……
屠戮人类,在妮卡的治下是不可逾越的红线, 越线者死,王公同罪!
当然了, 这方面域外战争除外, 类似不朽巫师那样的, 那种情况下还讲道义那是对自己麾下战士的不负责。
以阴暗的角度去揣测,这或许也是血族骑士团人丁兴旺的原因之一?作为黑暗种族的一员,嗜血是血族难以剥离的本质之一,血族骑士团虽然规矩多,但也给了这些精力无处发泄的血族战士一个宣泄暴力的口子。
極品天醫
因为是异族骑士团的缘故,深知需要扭转普通人对血族看法的妮卡,对血族骑士团的管理是严苛到极致的。
纪律严明、令行禁止,不少来血族骑士团体验的其他开拓骑士团成员纷纷诉苦,这里的生活比蹲大牢还惨……甚至有不少人半天都没扛过去就哭着逃了。
血族与人类多年下来,凡尼亚的人类和血族都已经产生了一条奇异共生关系。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凡尼亚的人类或许在很多低收入王国中,过的就是人上人的生活。
每年两次免费体检,确保身体健康,然后又是每年两次由凡尼亚王国提供的旅游补贴,确保精神愉悦,其次还有每周的餐费补贴,住宿方面也有各式各样的优惠,外带还有涉及到生活方方面面的各项福利……
而这些, 只需要在合理合规条件下, 献出一定量的血就可以获取。
爱德华一直觉得只要血族扭转了大众对他们的认知, 在这种超高的优惠福利下,凡尼亚将会迎来移民热潮。
血族在转变,魔影在制作,或许已经可以预见到,未来的凡尼亚,那本绿色的国籍证明,将会一本难求。
凡尼亚是自家的,自家人就得好好指导下,将威胁提前解除。
找到这儿,爱德华打算回头他抽个空,同妮卡谈谈人口大量涌入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,可不能被一时的兴旺冲昏头脑。
“《血族真祖》企划?让我来担当编剧?主要是为了表现妮卡殿下的英明神武?”
在爱德华和妮卡简单的介绍了下后,莱因哈特大公瞪圆了眼睛。
莱因哈特大公甚至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一下,这个时时刻刻都表现的自信心非凡的老男人,当即一拍健壮的胸大肌,豪气的放言道:“没问题,交给我!正好我最近在写《女皇本纪》来着,还能给我带来些灵感。”
果然是个能担大任的。妮卡满意的点头,然后点到一半她卡住了,她错愕的抬头看向莱因哈特,这货刚才说什么?他在写什么?
《女皇本纪》是个什么鬼?
妮卡的直觉在疯狂报警,妮卡一脸狐疑的同莱因哈特大公询问了起来。
爽朗的老帅哥在妮卡面前从不掩饰,他当即坦诚道:“一本记录了殿下您的言语的书,已经三万字了,我敢保证,通通都是您说的至理名言!”
说罢,老帅哥便好似想起了什么,露出了一副魂游天外的模样。
“嗯……或许可以这么写……”
妮卡没在意莱因哈特的愣神,现在有更要紧的时期摆在妮卡面前。
别的不去管,妮卡刚才着重听到莱因哈特卿说的“您说的”这个词。
妮卡心就一咯噔,糟了,她又有种要当众社死的感觉!
回想当年莱因哈特的自传发布,族里小辈看自己的诡异目光,妮卡顿时头皮发麻。
不行,不能这样!血族真祖可不是个中二病。
然而,就在妮卡打算制止莱因哈特大公的“公开处刑”行为的时候,爱德华出手了。
爱德华连忙拉住了妮卡,他当然一眼就能看出妮卡现在的打算,于是连忙阻止了对方。
编剧这种存在,需要的就是灵感,瞧如今莱因哈特愣愣出神的模样,爱德华当然明白,对方这是灵感爆发了。
灵感爆发可遇不可求,虽然不知道莱因哈特现在在想哪本书、哪个故事,但现在对方爆发的灵感有几率是有关《血族真祖》的,所以不能打扰。
爱德华觉得妮卡担心的事情或许得延后说了,瞧莱因哈特大公的模样,爱德华觉得对方或许还真行,所以不能让外部势力干扰莱因哈特大公的思路。
嗯,妮卡就是那个外部势力。
妮卡一脸凄楚的看着爱德华,那表情好像随时能哭出来似的,但爱德华毕竟是自己的上司,上司的指令可不能随随便便的违背。
过了良久莱因哈特才从愣愣出神中回过神来,他先是一愣,随后连忙向着妮卡单膝跪地,祈求原谅。
在妮卡殿下面前魂游天外,太不应该了。
被爱德华制止的妮卡一脸复杂,沉默良久后挥了挥手。
鑒 寶
看到自己被“赦免”了的莱因哈特再度起身,这时候他好像想到了什么,当即提出道:“……殿下,有关您的故事很多,魔影这个东西我也了解了下,就时间上来说,您的事制作成魔影,三天三夜也播放不完啊。”
到了专业范围,爱德华当即开口说:“我打算多做几部,第一部的话,我打算聚焦于妮卡的‘觉醒’,围绕这个制作《血族真祖》系列的第一部魔影。”
“觉醒?”莱因哈特一愣。
“觉醒成真祖。”爱德华笑了笑。
莱因哈特大公挠了挠头,困惑的说:“呃,爱德华阁下,真祖是天生的。”
爱德华淡定点头,说:“所以就要改设定啊,让真祖的传承变成意识的觉醒,黑暗年代里,妮卡什么时候打算改变血族,将血族从黑暗的泥沼中拉扯起,妮卡就觉醒成了真祖。”
“……我好像有点明白了。”莱因哈特大公若有所思的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