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 線上看-890、香餑餑表妹逃脫掌控了(16)閲讀

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
小說推薦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武骁然不知道怎么的,似乎跟杜时初特别亲近,明明不是个爱说话也不是个热情的人,小的时候被亲爹继母虐待过,生性内敛,跟谁来往都淡淡的,但对于杜时初, 他却仿佛很自来熟。
每次杜时初进宫里住,他都会来找杜时初,其实找她也没什么正事,好像就是来看看她,跟她见个面,偶然帮她给水果削个皮、给她擦擦头发,或者把小狮子从树上捉下来。
最无聊4 小说
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反正是跟杜时初混熟了。
至于在晦秋宫里被杜时初发现的那母子俩,果然是先帝的废妃以及遗腹子, 那个遗腹子已经三岁了,可惜因为从出生起就没吃过一顿饱饭,严重营养不良,虽然还活着,但如果不费心调养,那很可能活不到及冠。
至于那位先帝的废妃,她已经神志失常,只记得自己有个孩子,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既然已经发现了他们母子俩,皇帝自然不会再把他们留在后宫里,而是要让太医医治,毕竟是他的庶母和弟弟,不管废妃曾经犯了多大的过错,如今一切都随着先帝的离去以及她的神志不清而烟消云散了。
这些事情是后宫的事, 与杜时初无关, 不过鉴于她是发现母子俩的人, 所以皇帝后来还把母子俩的情况跟她说了一下。
杜时初听过之后就不关注了。
时间一晃而过,两年多过去了, 杜时初已经快满十五岁了,三年的守孝期也即将结束,皇帝早就开始想着除服那天好好地在宫里给她办一次宴会。
杜时初倒是不想那么张扬,可惜皇帝似乎生怕亏待了她,非得要让她除服的事宣扬得全京城都知道。
“端阳啊,除服之后没多久你就要及笄了,办个宴会让大家都知道你守孝期结束了,不正好可以让大家知道你已经长大了,可以挑选郡马了吗?”皇后笑眯眯地对杜时初说道。
杜时初一愣,没想到皇宫这么快就要开始操、心自己的婚事了,她扬起一个笑脸,对皇后道:“娘娘,我还小呢,才刚刚十五岁,哪里就用这么着急挑郡马了?而且就算我一辈子不出嫁,郡主府的财产也足够让我安稳富足地过一辈子了。”
梟寵毒妃:第一小狂妻 小說
“胡说,姑娘家哪里有不嫁人的?你现在年纪小才会这么想,等你再大一点, 就会自己都着急了……”皇后打趣她道。
杜时初摇着头说:“这可不一定,如果嫁人还没有我自己一个人过得自在,那我干嘛还要嫁人?这不是自找苦吃吗?”
王爷太纠结:毒医王妃不好惹
皇后却叹了口气,
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,说:“傻姑娘,你以为自己不想嫁就能不嫁了?外面不知道多少青年才俊想要博得你的青睐呢,你一天不嫁人,就一天没办法得到安宁。”
杜时初非常聪明,她一下子就领会了皇后没说出口的那些话,便收了笑容,问她:“皇后娘娘,难道已经有人来你跟前提起我的亲事了?”
谷淀
皇后点了点头,并没有敷衍她:“京城里那么多人,你每个月都会进宫住几天,多少人盯着你啊,有些心急的,可不就早早来跟我打听你定没定亲了吗?”
杜时初万万没想到自己真的成了个香饽饽,三年前她父亲刚去世,她回到京城的时候才十二岁,又要守孝,因此除了周逸竹那家人以及柳维安早早盯上她,想要把她当踏脚石之外,其他人除了一开始送了帖子来,之后对她就并没多在意,所以她还以为自己没有多少人关注呢。
却没想到这会儿她马上就要除服,又快要及笄了,立马就有了利用价值,于是外面那些人就跟鲨鱼闻到了血腥味一样,全都盯上她这块肉了。
“娘娘,陛下答应过我,我的亲事由我自己做主的,您记得的吧?”杜时初郑重地问皇后。
“我当然记得,伱放心,没有经过你的同意,谁来提亲我都不会替你答应。”皇后很坚定地说道。
“谢谢娘娘。”杜时初松了口气,好在皇帝和皇后都是通情达理的人,并没有想要利用她的亲事拉拢权臣或者平衡什么人。
“你是齐王唯一的孩子,本宫和陛下都不会随意决定你的亲事,肯定得好好地帮你挑选一个十全十美的郡马才行。”皇后自己没有女儿,这三年下来,对杜时初也有了些感情,当然,最根本的是她跟杜时初没有利益冲突,所以不会拿捏她的婚事。
杜时初说起郡马来也是一点儿都不脸红的,她大大方方地说:“那可就说好了,没有十全十美的男人,我可不会嫁的。”
“好好……”皇后乐呵呵地答应道,以为杜时初只是在说笑,却不知道她是说真的。
杜时初回到自己住的宫殿时,武骁然又来了,他虽然才十四岁,但这几年在皇宫里吃得好穿得好,把小时候的亏空都补了回来,又跟着武师傅们练了武,因此年纪小小就已经长得很高了, 高高瘦瘦,比杜时初还高了半个脑袋,目测还能再长高半个脑袋。
“你要开始选郡马了?”武骁然抓住这几年长得越发威风了的小狮子,把它搓揉了个遍,还装作漫不经心地询问杜时初。
杜时初惊讶地说:“你听谁说的?我才十五岁,选什么郡马?”
武骁然定定地看着她:“那就是还没有开始选?”
光暗之心 小说
“当然没有!我又不是想不开,干嘛这么小就嫁人?嫌日子过得太轻松了?”杜时初翻了个白眼道,她在武骁然面前是从来不注意形象的,武骁然早就见过她衣衫不整、披头散发毫无仪容的模样,因此她在武骁然面前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本性。
醫鼎天下
武骁然听见她这么说,带着少年气的清俊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来,还点点头说:“姑娘家确实太早成亲了不好,起码得双九年华才考虑这件事。”
双九年华就是十八岁,这家伙倒是知道不宜早婚早育,杜时初有些意外地看着他:“可现在有不少男女十五六岁都成亲了,十八岁孩子都有了,你怎么跟别人不一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