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的言情小說 瑪雅啓示錄 ptt-第54章:多元無知熱推

瑪雅啓示錄
小說推薦瑪雅啓示錄玛雅启示录
秦大夫也倍感委屈,一再解释道:“我刚才,也一再给你解释过了,我需要再去看一看其他的几名,也吃了那些水生植物的病人;看一下他们的反应和症状,才好做出合理的诊断。”秦大夫,一再解释道。
“其他人,有什么好看的!?我妈现在这个情况,肯定是吃了你找回来的那些鬼玩意造成的,除了我妈以外,我已经看见其他两个人也都是这个样子,你总不能认为,我是在胡说八道吧!”女人,大声抢白道。
“我也没说你,什么呀!我们也是本着医病救人的原则,需要了解一下其他病人的状况,看看老人的情况,是特例还是普遍现象。”秦大夫,一再解释道。
“你这明摆着就是在推卸责任,我妈的情况是实实在在摆在这里的,你还硬要分出个什么普遍和特例,难道其他人没有反应,你就可以不顾我妈死活啦!?”
女人不依不饶,誓要讨个说法。
“美女!咱们还是,有道理讲道理。您的心情,大家也都能理解,谁家还能没有老人;可人家秦大夫也不容易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;现在的这种情况,也真不是人家秦大夫能左右的。大家都可以看看现在这种情况,缺医少药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不解决这个问题,大家再争争吵吵也于事无补呀!是不是,这样!?”
汪老大,继续添油加醋。
“我倒觉得吧,这位美女说得也没错。老人家的情况应该也是蛮严重了,要不然,美女也不会这么着急呀;都说百善孝为先,这种事儿搁到谁头上,真不着急那都是假的。”阿勇,见缝插针地说道。
“哎唉… …也是呀!其实老人家的问题,要是搁在平日里,哪还能算件事儿呀!?可是,大家看看我们现在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;除了空气不缺,什么东西都缺;就这么点儿小问题,都能把个专业人士给搅得焦头烂额的。”
“他们巡猎队,说是出去给大家解决可食用植物的事情,看看现在,都出去这么多天了,依旧杳无音讯;不是说秦大夫不够专业,也不是说巡猎队不够努力,可就目前的这种状况,出了干涸湖就是稀树草原;说句不好听的,我们现在,比那些非洲原始部落的人都不如,要什么没什么。也难怪人家美女会着急,这人命关天的,搁着谁不着急呀!?”
色鬼,也一副悲天悯人地提醒着众人。
“谁说,不是呢!?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里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进也进不了,退也退不得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儿。老太太的情况,也的确很严重了,牙齿都松动到一般的东西都咬不动了。再这么拖下去,情况真得不容乐观。”一位旁观者,也感同身受地絮叨道。
“是呀,都不容易啊!现在的这种情况,真得让人进退两难;稀里糊涂地就飞到这里来了,而且都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乘务组一再强调,始终都没有放弃过对外联络,可到现在,连一丁点儿音信都没有;如果继续被困在这里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。”汪老大,也是一脸无可奈何的说道。
“就是呀!我们再这样子不明不白地继续困在这里,今天也许是老人家的问题,明天指不定就变成我们谁的问题啦。前一阵子,那两位,不就不明不白地没了,还搞得我们大家虚惊一场。总这样子,也不是个事儿呀!”强子,唉声叹气道。
“是呀!我们不能再这样子,没头没脑地困在这里了。大家是应该,想想办法了啦!”另一位旁观者,也感慨道。
栖身于你
“对呀!我们是该想想办法了,不能在这里被彻底困死了。”色鬼,乘机挑唆道。
“还能有,什么办法!?人家巡猎队都这么长时间了,也没能找出一条活路来;大家还不是继续被困在这片干涸湖里,听天由命,寸步难行的!?”阿勇,继续强调道。
“活人还能让,尿憋死啦!?我们去好好地问一下乘务组,到底什么情况;是好是坏,也总比两眼一抹黑得强吧!?”水鬼趁机,挑明道。
“对!我们今天,必须要问个清楚。”强子,振臂高呼道。
“就是!总不能,不明不白地困在这里等死吧!?”
一名旁观者,被挑动了起来。
“是呀!我们必须要去,好好问一下乘务组。”另一名乘客,恍然大悟道。
“走!大家一起去,问个清楚。”色鬼乘机,撺掇道。
“就是!我们去,问个清楚。”一名像是反应过来什么的乘客,也积极附和道。
“对!一定要去,问个清楚。”
… …
当话头一旦被打开,越来越多的人,便被裹挟着参和了进来。
“大家,说得对!我们今天,必须要去问个清楚。”汪老大见时机已经成熟,振臂高呼道。
“就是!我们必须去,问个清楚!”强子,也及时附和道。
“走啦! 现在不去,更待何时!?”色鬼,立马挑明道。
“走呀!大家一起去,问个清楚!”
“走啦!走啦!不能再稀里糊涂,不明不白的啦!”
阿勇乘机,振臂高呼起来。
“走啦!”
… …
一帮子处心积虑的人,撺掇和裹挟着那些心存忐忑和不愤的人们,气势汹汹地找乘务组一问究竟。
秦大夫一下子嗅到了不安的气息,她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身前的那个女人。
那女人也不敢再耽搁,紧赶着去炊事组,按照秦大夫的嘱咐,讨要一些生理盐水,先把母亲的事情安顿好了。
“看看我们现在,每天朝不保夕,还要提心吊胆的;要不是这架飞机,大家至于吗!?我家里还有生病的老人需要照顾, 都这么长时间了,依旧杳无音信,我特么简直都要急疯了!”色鬼,一脸悲伧地煽风点火道。
“就是呀!谁家还能没有点事儿呀,我媳妇儿下个月就预产期了。这要是回不去了,一家老小的,谁来照顾呀。”
一位乘客的情绪,被再一次调动起来。
“哎唉… …别提啦!我工地上百八十号工人,还都等着养家糊口呢!莫名其妙地就飞到这里来了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”一位包工头,也禁不住感叹道。
“可不是吗!?我也正忙着办理女儿出国留学的事情,所有手续也才办到一半,也不知道我不在,现在办理的怎么样了!?孩子上学的事情,哪敢耽搁了呀!”另一位乘客,唏嘘道。
“哎唉… …为了孩子,都不容易。我家那大的,今年中考就差了那么几分,我还在四处托人帮他联系学校,这要是上不了高中,以后该咋办呐!”
“家家都有一本,难念的经呀。我家里四位老人需要照顾,就我家那婆娘,一个人怎么担得住呀!还有俩小孩子,想想都睡不着。”
“别提啦!我这里也是一肚子的苦水,找谁说去!?家里拆迁的事情还没能落实下来,一直争争吵吵的,开发商这几天就要开公示大会了;家里的那个婆娘,别看平时咋咋呼呼的,一到了正经事儿立马就变了个人似的,絮絮叨叨,六神无主;也不知道这一次,我那婆娘能争取到多少!?儿子结婚,我们今后的养老,可都指望这一次拆迁款啦!”另一位乘客,诉苦道。
“我家里老人,还住着院呢。一大家子人,突然少了个照顾的,不乱套才怪呢!这好事儿没捞着,祸事儿接二连三;我特么也是鬼使神差的,紧赶慢赶地非要赶上这趟航班;早知道,就不催促那个出租车司机了;为了赶上这趟航班,我还跟那司机吵吵了一顿。现在想想,真是可笑呀!”
… …
汪老大和马仔们混迹于人群当中,仔细聆听着这些抱怨。
“这年头,是个人都不容易呀!咱们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甩在这里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;今天咱们大家一定要讨个说法,不能轻易地就被他们再糊弄过去了;不给咱们一个说法,咱们绝对不能答应啦!”色鬼,气势汹汹地煽风点火道。
“对!咱们大家一定要齐心协力,绝不能再傻呼呼得被轻易打发了。航空公司一向都是这副德行,咱们自己不较真儿,就随意地任由他们拿捏吧!”阿勇,也愤愤不平地叫嚷道。
“说的,没错!咱们今天,豁出去啦!不拿出个结果来,誓不罢休。”
色鬼,不失时机地撺掇道。
“绝不,妥协!今天,豁出去啦!”
一位乘客,被成功地煽动起来。
“走呀!我们去讨个公道,绝不能在这里继续等死啦!”另一位乘客,振臂高呼道。
“走啦!咱们大家,一定要齐心协力!不给个结果,绝不善罢甘休!”阿勇,也振臂高呼道。
… …
更多人被裹挟着,加入到讨要说法的队伍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