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ptt-第1094章 喜歡吃瓜,那請品嚐自家產的吧鑒賞

重生資本狂人
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
米帝这边的圈子,游说是合乎规则的活动,以至于成了一门生意,有钱就行,当然了,潜规则的无形限制, 肯定存在,尽藏心知肚明之中。
而高弦的活动从两方面展开,一个是动用私下里的人脉,另一个是参与几次高端金融聚会并做公开演讲。
虽然是双管齐下,但态度是一致的。就拿高弦和格林斯潘提到的,打造一个真正与世界接轨的公平透明香江股市来讲, 并非虚言。
这个时期的香江股市,确实存在机制上的灰色地带,比如, 香江联合交易所理事会的理事,有权优先获配新股,或许在十几年前香江股市寻求突飞猛进时,有存在的积极因子,但香江股市达到羽翼丰满的现在,就明显引人诟病了。
不过嘛,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,有着自己做事优先级的高弦,只是静观,直到去年黑色星期一全球股灾,使得香江股市华人势力给了鬼佬开刀的大好借口。
高弦的态度很容易理解,华人掌握主导权的香江股市,这十几年辛辛苦苦积累下的成果,不能被鬼佬摘桃子, 有问题在所难免, 整改就是了, 我这里早有应对方案, 采用就是了,主导权不容有失。
这边的圈子玩金融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,早就成精了,自然把高爵士的这层心思,理解得明明白白,进而反应也就有趣多了。
有必要指出一点,在十几年前香江回归大势还不明朗的阶段,英资势力把香江的利益看成自己碗里的肉,护得很紧,对别人可谓警惕,包括美资势力,当年香江的洋行形形色色,最后只剩英资洋行一家独大,便是一个佐证。
可当前嘛,大势所趋之下,英资势力整体持续疲软,正是一个交替的阶段,对于运筹帷幄的高爵士, 还没有来得及做大的美资势力,主要表现为, 高爵士掌握香江证券业的监管权后,如何影响自己的利益,这一点和来自伦敦的反对势力,存在差异。
近身保
对这种猜忌,高弦能够淡然视之,毕竟,有些能量不是想低调就能掩饰起来的,他领导下的香江金融管理局,都有资格参与美联储的绞杀美元空头秘密计划了,肯定不能当鬼佬势力呼来喝去的傀儡了,在这种情况下,那只能互惠互利地找到彼此可以接受的最大公约数了。
所以,在几场公开演讲当中,高爵士称赞香江股市所取得的巨大成绩时,并不讳言存在的弊端,并大谈自己的解决之道,有点像今年又是米帝大选之年的那场大戏的参演者风格。
高弦不可谓不卖力,阻力嘛,还是存在。
高益米国的首席执行官威廉·米勒就直白地指出了关键所在,高爵士,你所表现出来的强势,让很多人,不放心呐。
高弦不由失笑,我强势吗?我自认为一直都很谦逊!
威廉·米勒继续往下讲,以如今香江金融管理局对香江银行业、保险业的掌控力度,得到香江证券业监管权后,打造一个真正与世界接轨的公平透明股市,不会让人怀疑,可公平透明很微妙……
高弦也无奈啊,他转而询问,布雷迪工作小组那边什么进展,他不适宜直接地接触,免得落人口实,必须借助旁人。
“据我掌握的情报,伦敦那边也有人悄悄地进行游说了。只要布雷迪报告引用高弦报告,势必明显影响香江那边的证券业监管权之争,大家都看得很清楚。“威廉·米勒耸了耸肩,”好在,我们这边应该可以更能发挥地头蛇的优势,像雷曼兄弟公司自从黑色星期一股灾后,便对做为上一级公司的高益米国,低眉顺眼了许多,安排下去的事情,明显勤快了。“
高弦了然地微微颔首,雷曼兄弟公司虽然在落难时,不得不在米国运通和高益米国之间二选一地接受被收购的命运,可毕竟是传统的华尔街大型投资机构,江湖地位摆在那里呢,难免平日里有点桀骜不驯,而高益米国的调教,通过黑色星期一全球股灾,收到了实质性的效果。
能在黑色星期一全球股灾当中为数不多地毫发无伤,雷曼兄弟公司再桀骜不驯,也要对上一级公司米国高益不动声色地提点心悦诚服,并且内部的具体人员,进一步地归顺。
随便提提,雷曼兄弟公司躲过一劫的反应之一是,出现了一位媒体津津乐道的明星股票分析师和基金经理,尤其还是一位女博士,叫伊莱恩·加扎雷利,成功地“预测”了黑色星期一股灾。
做为直接对高爵士负责的米国金融版图顶层老大,威廉·米勒有意放大伊莱恩·加扎雷利这种当时悲观的少数派,在雷曼兄弟公司的声音,轻而易举,而做为回报,伊莱恩·加扎雷利管理的基金,在黑色星期一股灾后,吸引了九亿美元的资金规模,以至于引起了高弦对风险控制的关注。
好在,威廉·米勒反映的情况不错,伊莱恩·加扎雷利并没有忘乎所以,比如在参加有线电视新闻网的《钱线》节目之类免费宣传时,看着特意摆出来的水晶球,直言这让自己很尴尬,很有压力。
这都是小插曲了,简而言之,雷曼兄弟公司那边动用自己的底蕴,配合着下了不少功夫。
威廉·米勒又给出了一个建议,高盛在正府里人脉越来越深厚,不如联系一下。在黑色星期一股灾里,高盛也受到了冲击,以至于内部发生争执,是像摩根士丹利那样撕毁包销英国石油公司股票的合同,还是像雷曼兄弟公司那样继续履行包销英国石油公司股票的合同。
高弦觉得这层关系可以动用一下,他正准备找人呢,帕特丽夏·赫斯特气呼呼地打了报告,凭借赫斯特家族在媒体领域的资深底蕴,得到了一个可靠情报,有势力想通过媒体,搞臭高爵士这块金字招牌,能让赫斯特小姐恼火,着眼点一想便知。
“我找个好莱坞巨星的劲爆八卦新闻,先抢一下风头,争取缓冲时间吧。”帕特丽夏倒是忙中不乱,老道地拿出了一个主意。
“这个思路可以,但恐怕分量还不够。”高爵士眯着眼睛想了想,然后找出来了温恩辉那边交过来的一个信封,“你看看里面的照片。”
赫斯特小姐难掩好奇地拿出了照片,当即惊讶地咦了一声,“游艇上的这个人,好像是对布殊参选最具威胁的领跑者,参议员加里·哈特啊?”
高弦乐了,“你的记忆力很好!”
“那坐在加里·哈特腿上的那个女人是谁?”帕特丽夏兴致勃勃地追问。
“加里·哈特的竞选助理唐娜·休斯。”高弦悠悠地说道:“我还在考虑怎么处理这些照片呢,现在就交给你吧。”
“明白。”赫斯特小姐干劲十足地拿着信封出去了,高弦喃喃低语,“喜欢吃瓜,那请品尝自家产的吧……”